• ASIAGAME集团

    中國木版印刷的發展

    印刷術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活字印刷是印刷的重要內容之一,是一個裏程碑式的創作。隨著恒星的移動,它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很難找到。

    在幾乎被遺忘了一百年之後,一些研究人員驚奇地發現,在浙江瑞安東園村一帶,它一直默默而持久地生活著。

    這個地方靠近大海,東海的南端。海岸線又長又彎,把無邊的波浪和綿延的陸地隔開了。那片土地來回退到山裏。潮濕溫暖的氣候,使這裏的棠梨樹茁壯成長。春天,潔白細膩的花朵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它的木頭又硬又硬,它的一個用途是把它刻成印刷字體。

    這是一個故事的開始。

    這一開始已經延長了很長一段時間。它已經發展成為一個體積龐大、線程眾多的複雜係統。它需要在博物館裏保存和解釋。

    我現在在浙江省瑞安市平陽坑鎮東園村的一個叫“木活字印刷展廳”的地方。博物館是器皿匯聚的地方。各種物件和照片散發出強烈的古色古香。尤其是那種專業的博物館,把某一領域的知識和曆史,分類並集中在一定的空間裏。當你在太空中觀看和行走時,你會感覺到整個身體被他們的呼吸滲透,仿佛眼前的東西就是整個生命。

    對於經營這類業務的人來說,情況完全一樣。

    這些人是當地最基本的工人。它們簡單而安靜,但它們使一項偉大的發明得以延續。印刷術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活字印刷是印刷的重要內容之一,是一個裏程碑式的創作。隨著恒星的移動,它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很難找到。在幾乎被遺忘了一百年之後,一些研究人員驚奇地發現,它一直生活在瑞安東園村的寂靜中,但卻頑強地生活著。據史料記載,王震在公元12世紀中葉發明這一“巧而方便的方法”至今已有700多年,山高林深。它是曆史上一個遙遠而封閉的地方。相反,更容易避免戰爭等人為災難。它因其無與倫比的價值而得到了很好的保護,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在瑞安,最常見的成就,或最直接的表現,木版印刷是家庭家譜。因此,那些以此為職業的人通常被稱為家譜學家。它來自一個悠久而深厚的傳統。傳統中國是一個宗族社會,人們生活在一起,家庭再生產成為社會延續的基礎。因此,建祠堂、建宗田、修宗譜、立宗規、立族長,已成為一項基本的、普遍的製度,尤其是明清時期。保持宗譜傳承的純潔性,緬懷祖先和家族榮譽的功績,厘清宗譜縱向和橫向傳承體係,這些都為宗譜編纂提供了充分的理由。“1898年六君子”首領譚嗣同認為家譜是宗族維係的基礎。北宋早期的理學學者朱熹甚至說過,“第三代不練樂,應視為不孝”,除了偉大的傳統外,還有一個特殊的原因。瑞安所屬的溫州及浙東南、閩北周邊地區的居民大多來自山西、河南等典型的移民社會。尋根問祖的需求也促成了這裏家譜編纂的盛行。

    這隻是個開始。在繁衍的過程中,宗族會不斷地增加新的世代,長成支係,所以家譜每到一定的時間就會更新,所以這個行業,也就是所謂的家譜和編目,就會繼續下去。梨子汁的香味遍布大地。似乎流經此地的飛雲江,在時間中不斷流淌。

    需求催生產業。木質活字印刷和家譜收藏技術從一開始就被指出。目前,文化產業得到了大力提倡和支持。可以說,這一產業是“文化產業”的早期形態。根據今天的說法,家譜也是一種商品,使用者是眾多的家庭。隻有質量可信,才能有人來找你補分。其實,古今都是一樣的。

    我想當初從事這一職業的人應該很多,但東園村的王家應該是魏城大觀的帶頭人,並有史料記載。700多年來,家族20多代人將這門藝術發展到了一個很高的水平,家喻戶曉,為家族積累了可觀的財富。移居江西、閩南、台灣等地的家族後代,也堅持著祖傳的書寫技巧。隨著傳統文化的發展和民間家譜編目的熱潮,東園村王氏後裔和家譜學家的家譜印刷業務蓬勃發展。

    在展廳裏走來走去,看著一幅畫,一件實物,有一種特殊的、專業的親切感,久違的記憶擺在我們麵前。三十年前,他畢業後被分配到報社工作。最初幾年他做夜班編輯。隔壁是排字車間。他經常幫助排字大師選字。他的手上沾著黑墨水。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對一些常用字體存放在哪個書架和哪個樓層很熟悉。這些字體不僅分為宋體、楷體、黑體等,而且大小不一。

    這裏隻有一種木製的:老歌式。

    這種字體水平較薄,豎直較厚,筆畫對比度大,形狀正方形,基礎堅實,穩固有力。自明朝以來,它一直被用作官方字體。用它來印製家譜,可以傳達莊重嚴肅的意義。家譜的印刷數量很少,一般隻印幾本。

    當我離開展覽館時,我得到了一本《李墨春秋瑞安木版活字印刷年鑒》。當我晚上回到住處時,我去書桌邊瀏覽。該書作者吳曉懷是當地政府派來負責展覽館的裝修和展覽布置的。多年來,他沉浸在這個世界中,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專家。在博物館的白天,正是他一直陪伴著講解,知識淵博,觀點非同尋常。這本書印證和深化了匆忙中留下的印象和一些模糊的認識。

    木質活字印刷工藝的複雜性令人驚歎:采摘、排版、校對、墨跡、墨跡、印刷、紅圈覆蓋、剪枝、寫字、分譜、折疊、草書裝訂、分譜、裝訂、封麵等環節有十多個。這裏隻是一個刻字的初始過程的例子來說明這項工作對技術的嚴格要求。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先用毛筆把要刻的字仔細地寫在扁平的唐梨木模型上,然後用刻刀逐漸雕刻出所有的水平筆劃,再雕刻出筆直的筆劃。刻字時,一定要淡定和幸運,隻有盡力而為,才能寫出來。刻字後,空白角都挖出來了。這樣,一個相反的字符就會突出到木模上。每天十幾個小時後,最多可以刻70-80個字。一個家族的曆史是通過這些印在宣紙上的文字來記錄的。而一個信使,也在這漫長而單調的工作中,逐漸耗盡了他的生命。

    專輯中介紹的近百位實踐者基本涵蓋了木質活字印刷的方方麵麵。他們有著不同的年齡和長相,但他們都沉浸在工作中,目光堅定,表情端莊。這是一個敬業的工人的標誌。長時間沉浸在工作中,你會長出這樣的表情。有時有人麵對鏡頭,卻表現出一點尷尬和害羞。經過多年的沉寂,是把技藝交到手上越來越精湛。這種技巧需要耐心和細心,不能有一點敷衍和草率。近年來,“工匠精神”不斷被提及。其精髓可以從這些藝術家的表情和姿態中找到。隻有抵擋住衝刺,避免喧嘩,小心傾注,才能獲得紮實而長壽的技能。

    從專輯裏,我認出了一位名叫吳魁洲的家譜學家,他就是我早上看到的那個人。我的思緒又回到了展覽館。參觀結束後,在出口附近的一個房間裏進行了現場演示。師父讓我們每人說幾句話,隨便說幾句,四八句,然後報告給吳師父。他轉向旁邊的盒子,迅速挑出字來,放在桌上的黑色印版上,用棕色刷子均勻地刷上一層墨水,蓋上宣紙,來回刷,然後掀開宣紙,一塊木質活字印刷品出現在他麵前。整個過程是平穩和熟練的。這是一頁長方形的紅色信頭。這幅畫裏有幾種風景。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選擇。我非常喜歡荷花畫。一束蓮花占據了大部分的畫麵。花盤上的花瓣有清晰美麗的線條。在左上角,選擇器讀取的單詞從上到下打印。從頭到尾,師父都很嚴肅,沒有笑。也許是因為個性,但我願意相信,這種無聲勞動也有貢獻。微微皺著眉頭的專注的眼睛似乎證實了這一點。

    每一件精美的印刷品都愉快地握在同行的手中,受到讚賞和讚揚,並精心折疊存放。輪到我了。我讀了八個單詞和兩個成語。我認為他們最能描述這種技藝的特點,表達我對這些技藝高超的工匠的欽佩--